全球最大碳信用公司,信用破產(chǎn)了?

文章來(lái)源:36氪呂雅寧2024-06-21 10:56

打著(zhù)“零碳”旗號的產(chǎn)品有很多,但嚴格來(lái)講,世界上并沒(méi)有一家公司能夠真正做到“零碳”。

本+文`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-排-放-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即使企業(yè)窮盡所有方式減碳,但只要參與生產(chǎn)活動(dòng),仍無(wú)法做到100%零排放。 本`文-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^碳`排*放*交^易^網(wǎng) ta np ai fan g.com

因此,企業(yè)實(shí)現碳中和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往往都是購買(mǎi)碳信用。 本*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^排-放*交-易^網(wǎng) t an pa i fa ng . c om

這是一套運作于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機制:排碳者付費購買(mǎi)碳信用,以支持減排項目持續進(jìn)行,從而“抵消”其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中的碳排放,這種行為也常被稱(chēng)為“碳抵消”。

本文`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_交^易=網(wǎng) tan pa i fa ng . c om

于是,一些商業(yè)機會(huì )誕生了。 本+文+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在這個(gè)非強制性的交易市場(chǎng),有這樣幾類(lèi)參與者:碳減排項目所有者、碳信用開(kāi)發(fā)商(“賣(mài)碳翁”們)和買(mǎi)家(例如迪士尼、殼牌、雀巢等企業(yè))。 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/碳-排*放^交%易#網(wǎng)-tan p a i fang . com

為保證公開(kāi)透明,這些減排項目需要被納入統一平臺管理,Verra就是其中之一。

本@文$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^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 om

2007年,在一些環(huán)境和商業(yè)領(lǐng)袖的組織下,Verra在美國華盛頓特區正式成立,專(zhuān)注于碳信用認證服務(wù)。

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#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 an g.com

十多年過(guò)去,Verra成為“掌管碳信用項目的神”:世界上3/4的碳信用項目都選擇通過(guò)Verra的認證,吸引大量投資和交易。 禸嫆@唻洎:狆國湠棑倣茭昜蛧 τāńpāīfāńɡ.cōm

但近兩年,Verra卻接連遭質(zhì)疑:減排量不夠準、方法學(xué)不可靠、透明度不夠高……英國《衛報》在2023年的一篇調查報道直接招來(lái)對Verra猛烈的抨擊炮火,甚至導致全球自愿碳市場(chǎng)規模收緊。 本`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^碳-排-放^*交*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. com

雖然有人認為,自愿碳市場(chǎng)是個(gè)互惠互利的體制,讓更多資金流向減排項目。但更有反對者批評稱(chēng),這是高碳排機構的“贖罪券”,根本無(wú)法帶來(lái)本質(zhì)改變。

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_0排放¥交-易=網(wǎng) t an pa i fa ng . c om

種種質(zhì)疑背后都暴露出這樣的反思:在一個(gè)完全由自愿行為推動(dòng)的碳市場(chǎng)中,靠花錢(qián)實(shí)現碳減排,是否真的可信? 本文+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^國_碳+排.放_交^易=網(wǎng) t a n pa ifa ng .c om

碳減排項目的“大型超市”

如果給個(gè)形象比喻,Verra類(lèi)似一個(gè)“碳信用超市”。這個(gè)超市匯集了來(lái)自全球各地的碳減排項目,其價(jià)值取決于減排或去除了多少二氧化碳。

本`文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n g.com

賣(mài)方持有減排項目,負責“供貨”。買(mǎi)方具有減排需求,負責“挑貨”。 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^國_碳0排0放^交-易=網(wǎng) ta n pa i fa ng . co m

Verra主要承擔商品質(zhì)檢員的角色:當一個(gè)碳減排項目完成后,它首先要經(jīng)過(guò)Verra的審核認證,確保其減排效果真實(shí)可信。只有通過(guò)質(zhì)檢的項目,才會(huì )被“上架”到Verra系統。

夲呅內傛萊源?。骇鎲┨?排*放^鮫*易-網(wǎng) τā ńpāīfāńɡ.cōm

獲得認證的項目,有資格獲得Verra頒發(fā)的碳信用額,即驗證碳單位 (VCU),每個(gè) VCU 代表從大氣中減少或消除的一公噸二氧化碳當量。 本`文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n g.com

為保證獨立立場(chǎng),Verra并不參與碳信用交易,買(mǎi)賣(mài)雙方需要去專(zhuān)門(mén)的碳交易平臺完成交易。 禸*嫆唻@洎:狆國湠棑倣茭昜蛧 τāńpāīfāńɡ.cōm

本@文$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^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 om

圖源:Verra官網(wǎng) 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#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 an g.com

雖然Verra早在2007年便成立,但卻在2012年前后才迅速崛起,背后則是源于踩中全球碳市場(chǎng)的政策東風(fēng)。

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*碳-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 ng.com

1997年12月,國際性法規《京都議定書(shū)》通過(guò),規定主要工業(yè)發(fā)達國家的減排義務(wù)。CDM(清潔發(fā)展機制)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這是國家或區域性的強制性碳市場(chǎng)機制,允許發(fā)達國家通過(guò)在發(fā)展中國家投資減排項目獲取碳信用(CERs),以補償其自身排放。

本+文+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2012年,《京都議定書(shū)》第一承諾期到期,但CDM機制已出現不少問(wèn)題:大量項目產(chǎn)生過(guò)多的碳信用,但全球經(jīng)濟放緩和減排目標不足導致供過(guò)于求,碳信用價(jià)格崩潰。再加上歐盟排放交易系統等碳市場(chǎng)機制逐漸完善,削弱CDM的競爭力。

本%文$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|排 放_交-易^網(wǎng)^t an pa i fang . c om

這成為一道分水嶺,CDM機制開(kāi)始瓦解,但市場(chǎng)上大量的碳信用項目卻仍需新的出路。于是,Verra就成了這些碳信用項目的新去處。

本@文$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^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 om

以Verra最主流的項目之一——VCS計劃(Verified Carbon Standard)為例,這是一個(gè)用于認證溫室氣體減排項目的標準。因為借鑒了CDM的方法學(xué),二者在很多方面都能互通,VCS包含數十項可減少和清除溫室氣體的措施,如可再生能源、森林和濕地保護和恢復、提高能效等。 本+文`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“2012年以前,Verra聲量并不大。由于VCS的項目門(mén)檻相對CDM低一些,CDM機制瓦解后,Verra作為自愿碳市場(chǎng)主要的全球機制,便能順暢地承接市場(chǎng)上那些合格的減排項目。”CTI華測檢測集團副總裁周璐告訴36碳。 本*文`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“交|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 o m

隨后幾年,很多大企業(yè)陸續開(kāi)始綠色轉型,Verra平臺促成的交易量也逐漸壯大,VCS已成為如今市場(chǎng)上最廣泛采用的碳信用認證計劃。截至2022年年底,Verra已擁有超過(guò)3000個(gè)經(jīng)認證的VCS項目。 本@文$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^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 om

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排0放_交-易=網(wǎng) t an pa ifa ng . c om

Verra后臺系統的中國項目之一。圖源:Verra官網(wǎng) 本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-交易&*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那么,Verra如何掙錢(qián)? 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排0放_交-易=網(wǎng) t an pa ifa ng . c om

從機構性質(zhì)看,Verra是非營(yíng)利機構(NPO),但這并不意味著(zhù)不賺錢(qián)或完全不收費。

本+文`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-排-放-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CTI華測檢測集團副總裁周璐表示,Verra并不參與碳信用供需交易。Verra會(huì )對每個(gè)注冊的碳信用項目收取手續費,收費金額會(huì )和項目類(lèi)型與減排量掛鉤,這是Verra的主要營(yíng)收來(lái)源。 本`文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n g.com

以VCS收費為例,Verra注冊賬戶(hù)開(kāi)設費為500美元,碳信用項目的注冊審核費為2500美元。對于每個(gè)具體項目,每個(gè)碳信用額收取0.2美元的發(fā)行費,用于覆蓋審核和發(fā)行請求的成本。

本*文`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“交|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 o m

在交易平臺中,項目的碳信用額價(jià)格則會(huì )受到市場(chǎng)供需影響,不同項目類(lèi)型的成交價(jià)不同。

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*碳-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 ng.com

“不同項目類(lèi)型的價(jià)差很大。如林業(yè)碳匯也會(huì )有所區分,當前市場(chǎng)上更看好造林項目,因為就是完全從0到1的新造過(guò)程,能夠吸收多少碳是較為客觀(guān)的。”中創(chuàng )碳投碳市場(chǎng)分析師代福博說(shuō)。

本+文+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陷入信任危機,丑聞纏身

理想很豐滿(mǎn),但遠在天邊的減排項目,管理起來(lái)并非易事,有時(shí)甚至帶來(lái)“反噬”。 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排0放_交-易=網(wǎng) t an pa ifa ng . c om

以森林項目為例,樹(shù)木一旦死亡或被燒毀,將極大影響其減排效果。二氧化碳能在大氣中存在長(cháng)達200年,但并沒(méi)有人能保證這片森林能屹立百年。 本`文-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^碳`排*放*交^易^網(wǎng) ta np ai fan g.com

2023年1月18日,《衛報》的一篇報道將Verra推向風(fēng)口浪尖。調查記者指出,Verra嚴重夸大了與“避免毀林”信用相關(guān)的減排量,指控Verra的雨林補償額度90%以上可能是“幻影額度”,只有6%代表真正的減排量。 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*碳-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 ng.com

報道一出,立刻引發(fā)信任危機。迪士尼、殼牌、雀巢、Gucci等大企業(yè)買(mǎi)家們紛紛“割席”,誰(shuí)都擔心被扣上“漂綠”帽子。

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排0放_交-易=網(wǎng) t an pa ifa ng . c om

比如古馳(Gucci)從其網(wǎng)站上刪除碳中和聲明;雀巢宣布公司將把減碳手段聚焦于內部,而非外購碳抵消等等。 本+文`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“買(mǎi)家現在對于碳減排項目的真實(shí)性和誠信度非常敏感,尤其是微軟、殼牌這種大型企業(yè),他們很容易被環(huán)保組織盯上。”代福博說(shuō)。

夲呅內傛萊源?。骇鎲┨?排*放^鮫*易-網(wǎng) τā ńpāīfāńɡ.cōm

批評人士還把矛頭指向社會(huì )影響,批評碳補償項目是“新殖民主義”。 本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-交易&*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此前有報道指出,在亞馬遜土著(zhù)社區,當地土著(zhù)因項目保護的緣由被趕出原住地。這背后仍是碳信用項目開(kāi)發(fā)與管理的問(wèn)題。

本+文+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-排-放(交—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Verra陷入輿論風(fēng)波,也在公司內部掀起人事變革。 夲呅內傛萊源?。骇鎲┨?排*放^鮫*易-網(wǎng) τā ńpāīfāńɡ.cōm

在擔任Verra首席執行官近15年后,David Antonioli于2023年5月辭職。根據最新消息,他目前已加入美國碳信用保險公司Oka的顧問(wèn)委員會(huì )。

本`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^碳-排-放^*交*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. com

雖然Verra認為《衛報》是在夸大題詞,但也宣稱(chēng)會(huì )積極整改,革新內部方法學(xué),并成立了一支新的專(zhuān)家顧問(wèn)團。 夲呅內傛萊源?。骇鎲┨?排*放^鮫*易-網(wǎng) τā ńpāīfāńɡ.cōm

今年5月,自愿碳市場(chǎng)誠信委員會(huì )(ICVCM)表示,宣布Verra的VCS計劃已獲批準,符合其核心碳原則(CCP)標簽的資格。CCP標簽被看作是高品質(zhì)碳信用的指標之一,意味著(zhù)項目在透明度、項目追蹤及第三方驗證等層面是有保證的。 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/碳-排*放^交%易#網(wǎng)-tan p a i fang . com

這一次,Verra終于被官方摘去“洗綠”帽子,內部改革已初見(jiàn)成效。

本`文-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^碳`排*放*交^易^網(wǎng) ta np ai fan g.com

一錘子打死Verra,有點(diǎn)冤

雖然被官方機構“救”回一局,但Verra還會(huì )重建市場(chǎng)信譽(yù)嗎?

本文+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^國_碳+排.放_交^易=網(wǎng) t a n pa ifa ng .c om

很難給出確切結論。

本*文`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“交|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 o m

作為獨立的第三方項目機制,Verra只是自愿碳市場(chǎng)中的一環(huán),不參與交易,更不持有項目。由于“工具人”的身份,Verra成為眾矢之的。 禸*嫆唻@洎:狆國湠棑倣茭昜蛧 τāńpāīfāńɡ.cōm

“Verra很難持續追蹤每個(gè)項目的每個(gè)環(huán)節。比如,Verra肯定沒(méi)法派人每天蹲守這片森林。”代福博說(shuō)。

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*碳-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ai fa ng.com

周璐表示,減排方法學(xué)沒(méi)有相對的優(yōu)劣之分,只是在不同規則和應用背景下,因政策和市場(chǎng)接受度的改變而變化與調整。 本文+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^國_碳+排.放_交^易=網(wǎng) t a n pa ifa ng .c om

“今天某個(gè)方法學(xué)是合格的,若干年后該方法學(xué)的技術(shù)內涵就可能因不具備額外性等情況,被認定為是‘漂綠’行為。”周璐說(shuō)。 本/文-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-排-放-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所謂“額外性”,就是指如果沒(méi)有資金支持,項目就無(wú)法實(shí)施,減排效果就不會(huì )發(fā)生。這也是衡量這個(gè)碳信用項目是否有價(jià)值的關(guān)鍵。 本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^排-放-交易&*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代福博也談到,早期可再生能源項目并不多,項目的減排效益顯著(zhù),所以當時(shí)可以被定義為高質(zhì)量項目?,F在可再生能源項目覆蓋率提高,很多項目已經(jīng)能夠獨立運轉,不再具備“額外性”,判定優(yōu)質(zhì)項目就有了更高的門(mén)檻,而不是這套機制或這個(gè)項目,它變差了。

本*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^排-放*交-易^網(wǎng) t an pa i fa ng . c om

但由于Verra掌握著(zhù)市場(chǎng)上最多的碳信用項目,這場(chǎng)失信危機依然成為導火索,并迅速反饋于市場(chǎng)表現,導致全球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收緊。 夲呅內傛萊源?。骇鎲┨?排*放^鮫*易-網(wǎng) τā ńpāīfāńɡ.cōm

今年5月30日,自愿碳市場(chǎng)研究機構EM的報告顯示:2023年,全球自愿碳市場(chǎng)規模為7.23億美元,較2022年大幅下降61%。 本+文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a np ai fan g.com

買(mǎi)家也開(kāi)始“求穩”,對項目質(zhì)量有更嚴格的要求。報告指出:過(guò)去?年?中,出于更深層次的環(huán)??紤],許多企業(yè)買(mǎi)家優(yōu)先尋求能清除碳排放,??減少碳排放的碳信?,比如再造林和森林恢復項目,或工程解決方案(如CCUS)。 本*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_國_碳^排-放*交-易^網(wǎng) t an pa i fa ng . c om

本`文@內-容-來(lái)-自;中^國_碳0排0放^交-易=網(wǎng) ta n pa i fa ng . co m

資料來(lái)源:EM《2023年全球自愿碳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狀況報告》,36碳翻譯 本+文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a np ai fan g.com

政策端也在收緊,尤其是歐盟市場(chǎng)。今年1月17日,歐洲議會(huì )批準的《增強消費者綠色轉型指令》就明確提到:通過(guò)購買(mǎi)碳抵消來(lái)宣稱(chēng)實(shí)現碳中和的產(chǎn)品,會(huì )被列入“漂綠”范疇。

本/文-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-碳-排-放-網(wǎng)-tan pai fang . com

“既然花了錢(qián),企業(yè)當然希望有宣傳效果,但要謹慎地選取披露范圍和聲明措辭。”代福博表示。

本+文+內.容.來(lái).自:中`國`碳`排*放*交*易^網(wǎng) t a np ai fan g.com

硬幣有兩面之分,質(zhì)疑源于更深層的反思。無(wú)論是政策風(fēng)向還是大眾意識,減碳認知正逐漸進(jìn)入“next level”:減少碳排放,不是花錢(qián)就夠。比花錢(qián)更難的是,辨別碳信用項目是否真的有價(jià)值。無(wú)論自愿碳市場(chǎng)機制如何更迭,這仍是企業(yè)盡全力自身減排之后,再去考慮的減碳方式。

本`文@內/容/來(lái)/自:中-國^碳-排-放^*交*易^網(wǎng)-tan pai fang. com

【版權聲明】本網(wǎng)為公益類(lèi)網(wǎng)站,本網(wǎng)站刊載的所有內容,均已署名來(lái)源和作者,僅供訪(fǎng)問(wèn)者個(gè)人學(xué)習、研究或欣賞之用,如有侵權請權利人予以告知,本站將立即做刪除處理(QQ:51999076)。

省區市分站:(各省/自治區/直轄市各省會(huì )城市碳交易所,碳市場(chǎng),碳平臺)

華北【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石家莊保定、山西太原、內蒙】東北【黑龍江哈爾濱、吉林長(cháng)春、遼寧沈陽(yáng)】 華中【湖北武漢、湖南長(cháng)沙、河南鄭州】
華東【上海、山東濟南、江蘇南京、安徽合肥、江西南昌、浙江溫州、福建廈門(mén)】 華南【廣東廣州深圳、廣西南寧、海南??凇?/span>【香港,澳門(mén),臺灣】
西北【陜西西安、甘肅蘭州、寧夏銀川、新疆烏魯木齊、青海西寧】西南【重慶、四川成都、貴州貴陽(yáng)、云南昆明、西藏拉薩】
關(guān)于我們|商務(wù)洽談|廣告服務(wù)|免責聲明 |隱私權政策 |版權聲明 |聯(lián)系我們|網(wǎng)站地圖
批準單位: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(yè)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? 指導單位:發(fā)改委 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(huán)境能源交易所
電話(huà):13001194286
Copyright@2014 tanpaifang.com 碳排放交易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
國家工信部備案/許可證編號京ICP備2024055651號-1
中國碳交易QQ群:?6群碳交易—中國碳市場(chǎng)??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(wǎng)